<acronym id='qsqea'><em id='qsqea'></em><td id='qsqea'><div id='qsqea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qsqea'><big id='qsqea'><big id='qsqea'></big><legend id='qsqea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• <tr id='qsqea'><strong id='qsqea'></strong><small id='qsqea'></small><button id='qsqea'></button><li id='qsqea'><noscript id='qsqea'><big id='qsqea'></big><dt id='qsqea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qsqea'><table id='qsqea'><blockquote id='qsqea'><tbody id='qsqea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qsqea'></u><kbd id='qsqea'><kbd id='qsqea'></kbd></kbd>

    <ins id='qsqea'></ins>
        <fieldset id='qsqea'></fieldset>

        <i id='qsqea'><div id='qsqea'><ins id='qsqea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code id='qsqea'><strong id='qsqea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<span id='qsqea'></span>
            <i id='qsqea'></i>

            <dl id='qsqea'></dl>

            又低俗又荒誕,我看到現實的影子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5
            • 来源:性感钢管舞视频_性感明星福利视频_性感女人视频

            本文由娛樂(niuhzan.com)整理發佈

            前陣子,全國網友為德雲社吳鶴臣腦出血的事操碎瞭心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在這一屆超嚴格網友的關註下,“吳鶴臣事件”的真正面目被揭開: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傢裡有房有車,患者有大病醫保,兩位老人有退休金,妻子剛剛換瞭最新款手機P30 Pro,但是需要在醫院附近租房子、請護工,眾籌上限填瞭100萬。

             



            生氣嗎?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真生氣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在這些捐款者中間,也許有在北京租住在陰暗的地下室,吃著五塊錢一桶的泡面,每日擠地鐵通勤兩小時的北漂打工者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他們之所以願意參與眾籌捐款,無非是發自內心的好心與善意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在人們的常規思維裡,不是窮困潦倒,走投無路的人,一般不會發起眾籌捐款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可誰能想到?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“眾籌”,已經成為某些人潛意識中的省錢手段。

             



            有時,人們在作惡,但卻包裝著善憫的外衣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有時,你以為自己是行善,其實卻是在助惡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關於社會的黑與人性的惡,我給你介紹一人: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向西村上春樹,資深香港宅男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除此之外,他還有一個身份,網絡寫手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早年間,向西的網絡情欲小說《東莞的森林》在網絡上躥紅,隨後被改編成電影《一路向西》。


             


            《一路向西》劇照


            網絡作傢,總是善於和大眾文化為伍,向西村上春樹筆下描繪的香港社會,亦是每個港人看不見的生活背面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我今天要介紹的,是他的另一部高分改編劇集: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《向西聞記》

             



            10個獨立單元故事,12集,每集約24分鐘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每個故事的背後,有一則真實的社會新聞背景來源。

             



            第一集,動物傳心師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保險推銷員陳振邦,社會底層的loser,連中學同學聚會都不敢去,渴望發財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好友雲哥告訴陳振邦,全香港最賺錢的工作是什麼?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騙人。

             



            偶然的機會,陳振邦做瞭動物傳心師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動物傳心師是什麼?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來,我幫你查好瞭:



            陳振邦有沒有做動物傳心師的天分,我不知道。


            但我知道,他騙起人來,真的是天賦異稟。


            任憑陳振邦各種鬼扯,寵物主人都深信不疑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生意興隆的陳振邦,自然也因此得以咸魚翻身,實現瞭屌絲逆襲的勵志神話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陳振邦做動物傳心師,不僅有錢賺,還能騙炮打,可謂財色雙收。




            事實上,“動物傳心”,其實就是一場社會情緒的共謀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陳振邦“窮困”,需要依靠騙術來維持生活;


            寵物主“寂寞”,需要聽信傳心來尋求慰藉。

             



            試想想,這種“騙術”,現實生活中還少嗎?

               

            有人貪,就會有人被騙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有人色,就會有人被騙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有人怯,就會有人被騙。

             


            已故的“氣功大師”王林


            咖喱雞,在廣東和香港地區代指吻痕。

             



            見女友的前一夜,與女同事偷腥,留下瞭滿身吻痕怎麼辦?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《向西聞記》說,用熨鬥燙平吧。

             



            PTGF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即Part time girlfriend,兼職女友。

             



            近年來,香港網絡盛行“租用情人”服務。


            買傢可以購得一段短暫的情侶關系,逛街、吃晚餐、看電影... 這些情侶活動都可以花錢體驗到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關於服務的內容,甚至在ins上直接明碼標價。

             



            新聞發生地:香港豪宅嘉亨灣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西裝男、晚裝女兩人情到濃時,在設有照明的停車場向街後樓梯口,雙雙裸露下體、愛撫接吻,直到發現被人拍片後,男子連忙穿回褲子怒目而視。

             



            在《向西聞記》的改編中,嘉亨灣的小保安去酒吧約妹,原本想在百佳酒店開房,結果遭到女方嫌棄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最後保安將女子騙至嘉亨灣,謊稱自己本區的業主,但忘帶鑰匙不能進門,最後兩人在嘉亨灣的後樓梯交歡。


            諷刺的是什麼?

             




            第六集,臺北的港男港女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港男劉浩明失戀後,來到臺灣尋找真愛,目的很清晰,那就是想要把臺妹。

             



            港女珍妮一心尋找臺男,卻偏偏與港男劉浩明相遇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寂寞無處安放的劉浩明,假裝臺男與珍妮約會調情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平溪的旅行中,兩人漸生情愫,並堅信彼此就是一直尋覓的真愛。

             




            最後,浩明向珍妮坦白身份,珍妮沒多責難,坦然接受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看到這裡,我誤以為這是一場甜蜜虐狗的愛情戲碼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結果,反轉來瞭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一夜歡愉過後,珍妮下藥麻痹瞭浩明,並用匕首在浩明的胸膛上刻畫瞭一隻藍鯨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原來,珍妮是在進行一場名為“藍鯨”的誘導青少年自殺的遊戲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珍妮殺瞭劉浩明,隨後自殺殉情。

             




            極端的愛情,沒有瞭美好和溫暖,隻剩下駭人的觸目驚心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強烈的反轉,扭曲的人性,黑色的狂歡,都在人心中流淌。

             



            碌架床,即雙層床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作為《向西聞記》的壓軸故事,本集設定最為完整且精彩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兄弟二人,娶妻後因無力買房,與父母生活在兩室的小屋內。

             



            哥哥嫂嫂睡上層,弟弟與妻子睡下層,每夜行事時,床架便會上下聯動,地晃山搖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六人擠在一個屋簷下,矛盾沖突自然不斷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由於兒媳每日都要洗澡兩小時,竟然逼得想要上大號的公公,最終隻能在客廳解決方便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眼看矛盾難以調和,最終父親放言,誰先為他生下孫子,就留下來。


            另一個人搬出去住,而二老過世之後,這屋子自然也就留給瞭先有孩子的人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此後,兄弟二人的房事更加頻繁瞭,沒日沒夜的努力造人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得房心切的弟弟,盡管使出全身解數,可是依然無果,去醫院檢查才知,原來是因為自己精子的活力太低。

             



            無奈之下,他去求自己最好的朋友,讓他幫自己的老婆懷孕。

             




            戲謔嗎?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是不是像極瞭郭德綱和於謙的段子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到底是什麼,把一個青年逼到瞭這個份上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是他自己缺心眼嗎?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不是,根源是因為香港的高房價。

             



            香港人口已達到瞭七百多萬,在這個寸土寸金的地方,平均房價已經超過20萬每平方米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如果說內地的超一線城市的生活是蝸居,那麼在香港,就隻是蟻居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比如,一檔節目中,蔡少芬和張晉在香港房子,就隻有80多平方米,而兩個女兒住在一個房間,睡的就是“碌架床”。

             



            《向西聞記》12集的短劇,集集戳向都市人落寞的痛點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高房價,冷漠,勢力,肥胖,孤獨,每一個精神個體都在經歷著摧殘與考驗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利用反轉和誇張來調侃人性,這種反諷的黑色幽默,其實亦是創作者對這個社會做出的反抗姿態。

             




            有時候,關於“996是一種福分”的雞湯聽多瞭,看一下這些直指社會暗面的短劇,或許可以有效減少我們自身的雞精含量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這個世界永遠是不公平的,有的人就算拼盡全力,最終得到的卻隻是一個笑話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客觀來說,《向西聞記》中的不少故事還略顯粗糙,但劇集以香港社會新聞事件為背景,強調沖突強烈的戲劇性,也成功滿足大眾的窺視欲和獵奇欲。

             



            世界大有不同,社會千奇百狀,我們有時缺少的,正是窺視人性的窗口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比如,我開頭提到的吳鶴臣眾籌事件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我們相信,這樣的事情絕非偶然個案,但更多的時候,人們往往難以去深追細究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在一個集體失語的時代,我們能夠找到的所謂真相,往往寥寥無幾。

             



            哪裡有謊言,哪裡就有真相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哪裡有真相,哪裡就有正義。


            《向西聞記》的中每個人看起來都很努力,但他們努力的結果,卻總是令人啼笑皆非,最終發人深思。




            劇集似乎是在嘲笑那些蹩腳的個體,又仿佛是在控訴這個無力的時代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人們並沒有做錯什麼,卻總是被命運無情捉弄。


            善良者,多是無辜。


            而社會的惡,就該有那些作惡者來買單。